ag9.ag

爱孩子,从接纳自己开始——武志红讲座笔记

作者:admin  来源:南昌市荣格心理分析研究中心  发布时间:2014-1-18 13:44:00
     非常荣幸获得此邀请,也非常感谢大家的到来。每次拿起这个话筒的时候,我就感觉有些淡定,说起来有点像战士拿起武器一样。讲课的人,尤其爱讲课的人,都有一种自恋,谢谢大家满足我的自恋,今天能够在这里讲三个小时,就关于所谓的孩子教育的事情,实际上关于怎么认识自己的事情。
 
 
 
 
  今天我们的话题是“爱孩子从接纳自己开始”,我们来谈一谈,什么叫做爱,什么叫做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爱。假如大家不学心理学,你随便问一个人,你爱你的孩子吗?你再问他,你父母爱你吗?这时候有一部分人会说不怎么爱,但大部分还是回答爱。但你再问一个问题:你能给我讲讲细节吗?你父母爱你的最生动的时刻、让你最感动的时刻是怎样的?很多人会哑口无言。或者你能再说5个细节吗?要讲出5个细节就非常难了。
 
 
 
  假如问你一个空泛的概念,但假如你仔细地检查的话,你会发现其中的问题非常大。我们先从一个最近非常热门的事件——重庆小女孩虐待婴儿的事件开始来谈我当时在网上看到视频,我的第一感觉是非常震惊,而且恐惧。一个11岁的小女孩,11岁的孩子怎么会这么可怕呢,动作神情为什么会像恶魔附体一样?我一开始发微博的时候,我也不敢特别肯定地说,我只能说,最大的可能性是她生活在一个超级变态的家庭。当然可能还有其他的可能性。
 
 
 
  这个女孩的行为在心理学上叫品行障碍(反社会人格的前身)。为什么还不叫反社会人格呢?因为我们只有到了18岁,才形成自我统一性,你才形成完整的人格,18岁以前,我们不轻易下人格障碍的诊断。
 
 
 
  但是反社会人格障碍的前身就是品行障碍,它的特点就是有很多反社会行为,我伤害别人,并从中感觉到很快乐。很多人看这个视频的时候,会觉得很惊讶,一个11岁女孩,作恶的时候怎么这么恐怖,而且当她遇到孩子的奶奶问她的时候她非常自如地撒谎。在这之后又下到一楼,把小男孩从最初落地的点挪开,挪到其他的地方,为了掩盖她的罪行。这种做法对于一个十一岁的孩子是极其老道了。她在行恶的时候,她的心里完全没有任何约束没有任何限制,做得行云流水。你要是见到这样的人,可能会觉得她有一种特殊的魅力。当然这个小女孩还只有11岁,她的魅力还没出来,但是到了18岁以后就会有一种特殊的魅力。这魅力就来自于我们一般人活得很压抑,我们渴望自由,渴望没有限制,渴望为所欲为,但是我们不敢。因为我们这么做,我们就是一个坏人,而那些没有任何限制的人,就会吸引我们。对他们的羡慕就由此而来。
 
 
 
  这是我最初留点悬念,说她有可能是精神分裂症,有可能是脑部受损导致的,也许她的家庭是好的,这是理论上微弱的可能性,但是绝大多数可能性就是他的家庭很变态。很多人觉得我说得太绝对了,但我觉得自己还不够绝对,可以很肯定地说这个女孩的家庭一定非常变态。但这是我内心想说的。
 
 
 
  结果到了第二天她爸爸出来说话了,我就发现这个父亲的变态程度和他女儿的程度差不多的。这个爸爸在对记者说的一段话,说得很简短,他说他问他的女儿为什么这么做。他说他女儿说,“小男孩对我做鬼脸,他对我不友好”。大家觉得他可能是在脱罪,但我觉得这很可能是真的,她的女儿可能就是这么想的。她爸爸做了解释:“这是我女儿表达情感的方式”,这样一听就知道,这个问题非常严重。他还说:“我们也经常打她,骂她。这多少给她造成了影响。”他还用了一个词“多少”,意思是他们对孩子还可能是造成了一点影响。
 
 
 
  在今天爆出的视频,男孩的爸爸在和他谈赔偿的事情,他说“我们也没钱,我们就一起努力好不好?你懂不懂?”你看到冷漠、没有愧疚、内心没有痛苦的感觉。所以他和他的女儿是一样的。他们互为镜子,女儿是他的一面镜子,她是女儿的一面镜子,他们真的是一对父女。
 
 
 
  你和你的孩子互为镜子,你和你的父母也是互为镜子。假如我们说,这个说法是对的,希望你从这三个小时里想一想,你从父母的镜子里照见了什么,你从你孩子的镜子又里照见了什么。我今天希望大家能够想一想,你的痛苦,你的内心的点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更好地认识你自己。
 
 
 
  我还想讲讲我自己的故事。
 
 
 
  我在读研究生的时候得过两年的中重度抑郁症。在北大读三年研必须拿到至少33个学分才能毕业。我读了两年我才拿到1个学分,最后我只好延期毕业。我就一直在思考,我的抑郁症是怎么回事。如果照一般人的理解,这事儿特别简单,就是失恋造成的抑郁症。
 
 
 
  这是我对自己抑郁症认识的第一层:失恋。我当时在追一个女孩,但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,我们没成。记得当天晚上回来,感觉特别受伤。我们宿舍一个哥们留了一瓶白酒,通常我们是一口一口地喝,那天晚上剩下六两,我就一口气干了。睡了一觉再醒过来,就开始了连续两年的抑郁症。在大家的认识里,失恋让我抑郁,就是这样的。
 
 
 
  当时我在北大心理系,我的导师是非常有名的老师。大家是否觉得这很简单,治疗就是了。但是我做过一个小时的治疗,没有把我说动,后来我就没有再治疗。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 下一页

[] [返回上一页] [打 印 本 页]
 
Copyright © 2008-2010 ag9.ag师网 All Rights Reserved. 赣ICP备0900608号
地址:江西南昌市八一大道357号 财富广场B座701-703 电话:0791-86213456